快速导航
社科动态当前位置 > 社科动态 > [返回首页]
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朝鲜半岛古代史研究”结项
来源:吉林大学社会科学处    发布时间:2017-09-04    【返回】  【打印】

  

 

日前,吉林大学学院杨军教授承担的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朝鲜半岛古代史研究”通过全国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公室组织的成果鉴定,顺利结项。

朝鲜半岛古代史研究”于201311月立项。在项目研究期间,项目首席专家杨军教授及项目组成员发表论文和研究报告50余篇,出版4部学术著作:《4-6世纪朝鲜半岛研究》《高句丽官制研究》《高句丽中央官制研究》《高句丽语研究》等,并出版朝鲜史书《三国史记》的新校勘本,最终完成结项成果《朝鲜半岛古代史研究》。

课题组对朝鲜半岛古代史中的焦点问题、重点问题和盲点问题进行了比较集中的研究。在将朝鲜半岛古代史划分为上古时期(远古-314年)、中古时期(314-1392年)、近古时期(1392-1910年)三个时期的基础上,按时代及政权分为十三章,分别研究檀君朝鲜、箕氏朝鲜、卫氏朝鲜、三韩、郡县体制、高句丽、新罗、百济、伽耶、渤海、王氏高丽、李氏朝鲜等时期的焦点问题、重点问题和盲点问题,对于深化朝鲜半岛古代史研究具有一定贡献,主要体现在:

第一,朝鲜半岛上古史部分提出,用檀君神话来解释朝鲜半岛的国家起源显然是不合实际的,有关檀君的故事不仅晚出,神话性质明显,而且最初可能形成于朝鲜半岛南部,朝鲜平壤附近的所谓檀君陵根本不是公元前3千纪的古墓,更不可能是檀君之陵。商末箕子率殷遗民进入大同江流域,才是朝鲜半岛开始形成早期国家的标志。

第二,卫氏朝鲜一度曾恢复箕氏朝鲜的大部分疆域,控制诸土著小国,但仅历三代就被汉武帝灭亡,汉朝在卫氏朝鲜故地设乐浪、玄菟、真番、临屯四郡,加上原有的辽东郡,与朝鲜半岛有关的郡县达到5郡约60余县。朝鲜半岛全部被纳入汉朝疆域,从此开始了朝鲜半岛的郡县时代。

第三,在乐浪郡统治时期,朝鲜半岛出现新的民族分布格式并稳定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大体说,整个半岛可以分为三个区域。半岛南部是三韩民族分布区,自西向东依次为马韩、弁韩、辰韩。半岛北部,以大同江流域为中心的西部地区,以汉人为主。东部地区的南面,今江原道一带,是秽貊人分布区;北面,今咸镜南北道、两江道一带,是沃沮人分布区,秽貊人和沃沮人族系相同,因此东部地区可以笼统地说是秽貊族系分布区。

第四,朝鲜半岛中古史部分提出,高句丽人最初可能活动在今咸镜南道咸兴一带,在郡县调整中随玄菟郡内迁离开朝鲜半岛,开始在今中国辽宁桓仁一带发展,最开始并不属于朝鲜半岛内民族。鼎盛时期的高句丽疆域,主要是汉辽东郡等五郡的原辖区,高句丽政权是自中国汉王朝郡县区成长起来的地方政权。

第五,高句丽政权控制半岛北部以后,半岛南部也整合为三个大的政治势力:西部,自汉江流域南至蟾津江流域,以马韩各部为主,形成百济;中部,在洛东江流域,可能以弁韩各部为主,形成诸小国的伽耶联盟;东部,在庆尚山脉以东,以辰韩各部为主,形成新罗。

第六,新罗、渤海虽然南北对峙,但一属肃慎系民族建立的政权,一属三韩系民族建立的政权;一个立国于朝鲜半岛之内,一个开国于朝鲜半岛之外;而且两者都是唐王朝的属国,被纳入唐王朝的羁縻体制之内。因此,将新罗、渤海称为朝鲜历史上的南北朝是没有道理的。

第七,高丽朝后期,是稳态结构逐渐形成的时期。通过对中国文化的吸纳,一个中国型的封建中央集权国家得以确立。在此时期,出现了许多对此后的朝鲜半岛影响至为深远的制度或现象。朝鲜王朝可以视为对高丽朝的自然延续,王朝的更迭并未破坏半岛内各个方面的发展进程,就连朝鲜与中国的关系也在原有的封贡体系的模式下稳步发展。其中最值得关注的变化应该是宋明理学的引入。朝鲜王朝初期,程朱理学竟成为庆尚南道的地方文化特色,以教育为支撑、以士林为后盾,程朱理学逐渐成为朝鲜王朝不可撼动的官方意识形态。